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帮助

霸州123经历及生活分享

 找回密码
 加入我们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6929|回复: 0

亲爱的集市:雪小禅美文记录霸州集市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4-8-26 22:3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20130206_103016.jpg
(文中图片为霸州123编辑拍摄于2013年初,与文章内容无关。拍摄于霸州镇集市)
我喜欢集市。
    喜欢的东西和年龄有关。年龄越长,越会喜欢那些热闹的东西。这和少年时是截然相反的。少年时往往喜欢一些背道而驰的东西,比如凄凉的那些华丽,素素的那种调子,独上高楼去悲秋。现在不会了,什么季节有什么季节的美,而且从心里对秋天有一种更尊敬的推崇了。
    所以,格外地喜欢集市了。
20130206_101101.jpg
    集市是十分接地气的。那种最原始的野气,乡野间的、未经雕饰的。有一首老歌叫《斯卡保罗集市》,是莎拉·布莱曼唱的。这些赶集的人不知道莎拉?布莱曼是谁,可是在生动的集市上,他们能找到人世间最通俗最生动的暖意。这些暖意,对于日常乏味而无聊的日子是多么的重要。
20130206_101426.jpg
    小的时候和奶奶去赶集,她总要在集上买一串糖葫芦给我。然后她会买些鞋样子,或者杂七杂八的东西。集市上有一种庸俗的热闹,那是我那时不喜欢的。可就是这份庸俗的热闹,又是我现在极为激赏的。
集市是平民的。甚至带些俗气和喧闹的热烈。
20130206_114504.jpg
    那些没有多少钱的农民或者市民,会每隔五天来凑这个热闹。有时兜里没有一分钱,可是,就是为了要凑这个热闹的——那些寂寞他们说不出,可是,心底里也是有的。
20130206_101942.jpg
    那些纷杂的人群,红男绿女,穿着廉价的衣服,脸上洋溢着惊天动地的满足。手里拎着刚刚买到的东西—— 一块布头,几斤红糖,新鲜的蔬菜带着泥土的味道,或者是摆放饺子的盖帘儿(霸州话是这样发音的,是用高粱秆穿成的),十块钱一个,可以摆上上百个饺子。后来在商场中买到非常洋气的薄片子一样的东西,非常难用。总之,集市上几乎什么都有——好多在798被视为艺术的东西,比如用篾条编的笸箩,用高粱秆做的笤帚、用柳枝编的筐头等,那些被摆在了798的画廊里,成为了“行为艺术”。但在集市上,它们就是日用品。我想起贾平凹说过的一句话,“大情怀是朴素的,大智慧是日常的。”我喜欢这种风俗的长卷和日常的动态。于是我花三块钱买了一个小笸箩,可以用它盛放花生瓜子,可以放上水果,那比塑料的或者钢铁的更让我觉得温暖。
20130206_104902.jpg
    小马也和我一样。
    她也热爱着大集。还有李雪。
    我们及时出现在大集上。
20130206_102158.jpg
    先买了一个老太太手工做的小孩棉裤。十八块钱,纯手工。一条腿是蓝色的,一条腿是紫色的。霸州话把这种裤子叫“姑蓝紫”。一般是姑姑做给侄子的。连体的小裤子,动人极了。还买了一个手工绣的老虎枕头,老虎头上好多刺绣。二十块钱。还买了一双虎头鞋,十五块钱,那不是一双鞋,一针一线手工纳的小鞋底,就是艺术品。我把它摆在了一张老桌子上了。老太太说,她没有任何收入,只能做这些手工零活儿赚些钱来养活自己。她眯了眼说:我眼睛还不好,快瞎了……我们连着去了几个集市,都要买她的东西——她的每件东西都是艺术品。在最冷的冬天里,她站在那里,兜售着自己的手工艺品,她并不知道,在北京,在798,这些东西都已经成为噱头了。
20130206_102220.jpg
    还有—个卖篮球、足球和排球的小贩。都是旧的球,当年体校用过的。有的甚至半新,斯伯丁篮球上还写着NBA。我和小马一人买了一个,二十块一个,极好用。我说我当年上中学时是学校篮球队的,没有人相信,其实连我自己也快不信了。很多事情过去得太久了,自己都忘掉了。
20130206_103622.jpg
    回来后我拍了很久的篮球,并试验了下三步上篮,但是,很生涩。我笑了笑,把它放回了角落里。篮球,出现在集市上,提醒着一些模糊却又深刻的记忆。以为忘掉了,却又想起来了。
20130206_102204.jpg
    我们三个说说笑笑。还遇到卖“骨质瓷”的小伙子。他从前开了很多年陶器店,后来倒闭了。“骨质瓷”三个字和集市有着浓烈的交集。我们挑着那些骨质瓷的碗和杯子,它们在热烈的集市上发出最动人最细致的声音,很清脆,很动人,也蛮伤感。好像是沦落到这里一样。到底买了很多。
20130206_102743.jpg
    再往前走,看到卖农副产品的。
    很多的袋子,盛着玉米、麦子、红枣、黄豆、绿豆、红豆……那些可亲可爱的植物的果实们乖巧地躺在一个个尼龙袋子里,那些尼龙袋子写着“尿素”或者“化肥”的字样,那些卖这些粮食的男人或女人们抽着烟聊着天,有的站着有的蹲着。并不在意是不是有人来买。
20130206_103618.jpg
    我们还买了编好的一挂子大蒜。
    是当地的蒜,非常辣。我提着这些蒜,感觉很生动。很多年,我没有赶过这样的集市了。在不远处,火车正经过京九线路过这个集市,李雪和火车上的人挥着手,火车过去了,留下很白很亮的天空和这个热闹的集市。
20130206_104119.jpg
    想想自己为什么又如此欢喜集市了呢?也许就像一个习书法的人,开始讲究技法,但是到最后,火候到了,年龄大了,阅历多了,再不耽于卖弄了,回归到了笔墨的最初。有些书法家根本没有临过帖,也许临帖没有那么重要?看似没有技法的东西才是骨子里的清澈与散淡。可惜我还是悟到得晚一点了。不然,我会享受集市带给我的庸俗的快乐提早更多年。
20130206_112645.jpg
    在进口处,有个农用三轮车拉着一车的芫荽,很多人把它叫香菜。我还是更喜欢“芫荽”这个古意的叫法。在《诗经》中,这些带草字头的植物多么可爱呀。大白菜在《诗经》中叫“菘”。这个叫法多么古典。所以我宁愿把香菜叫芫荽。但我们不相信它一块钱一捆。是的,一捆。在冰冷的三九寒冬,一块钱一捆。在已经是2011年的冬季,一个鸡蛋要一块钱的时候。
20130206_110312.jpg
    当时三个人惊了一下。还是决定买了两捆。后来回到廊坊,去明珠超市买菜,那些芫荽被保鲜膜包裹了起来,五根要两块钱。我想念那集市上一块钱一大捆足有两公斤的芫荽。

    有卖年画的,地上铺了一地毛主席像。小马决定买一张,三块钱买了一张。还有卖对联的,“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”。其间我接了一个电话,是我们学院让我参加京昆艺术研讨会。那是多么遥远的事情,我用普通话和对方通着话,挂了电话又用霸州话买了二斤伊拉克蜜枣。小马说,“这种伊拉克蜜枣很珍贵的,怎么这儿才卖六块钱一公斤呢?”我说,因为这是大集,没有房租,亦没有杂税。
20130206_101106.jpg
    空气中有烟火的味道,有卖鞭炮的了。快过年了,人们的脸上洋溢着喜气。集市特有的那种浓烈的气息也很炽烈。人们的手上都提着东西。我们被挤着往前走,还是在一个卖布头的小摊上买了一块蓝格子布,十几块钱,铺在桌子上,放上电脑,非常有味道。
    我想我在享受这个艳俗的节日。当我慢慢回归到很慢却又很热闹的生活时,我知道,少年一去不复返了。人老了,是喜欢热闹的,那门上贴着大“福”字,那儿女成群。还有去集市上逛一圈,哪怕什么也不买。这都是最日常却最浓烈的幸福颜色。
20130206_111812.jpg
    我有一个画家朋友,她隐居云南,每周都要赶圩,就是所谓的集市。她说,“我终于远离了那些文艺,学会了脚踏实地的生活。”在她的信中她写道:“五颜六色的百货,手工的绣品,生动的食物,包谷,新鲜的土豆和莴笋,卖油炸臭豆腐的,卖醪糟的,那些男女穿着五颜六色的民族衣服走着,脸上有着高原红……在这里,我感觉到温度和稳定。”
20130206_133450.jpg
    在给她的回信中,我也这样写着:“我也走在集市上,还花五十块钱买了一件绿色的T恤。我还买了一个笊篱,一把镰刀,我根本不知道该用这把镰刀干什么。可能只是喜欢它的样子,因为卖镰刀的是铁匠,这是他亲手打的一把镰刀。”
    那天我们花了不到一百块钱,买了很多东西。
    那天我们被冻得手脚全麻,可是,心里暖极了。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我们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生活在霸州的经历及生活分享 ( 冀ICP备12001143号-2  

GMT+8, 2019-5-27 15:20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